立即注册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
2021年7月15日 标签: 暂无. 最后更新:2021年7月15日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前段时间差评君在冲浪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比较不常见的贴吧:坐牢吧。相信大家从名字就能看出来,这个吧里帖子都是跟坐牢有关系的。比如有人刚从监狱里释放出来,来这里说说自己的心路历程。也有 “ 即将要坐牢 ” 的人,提前来这里打听下监狱的情况。

 

不过大多数来这里发帖的人,还是这些服刑人员的家属。

 

他们每天在这里写着另一半看不到的留言,几年如一日地盼着他们回家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从他们的帖子里,差评君看到有人因为盗窃罪进了监狱,也有人是开设赌场被依法逮捕。

 

不过当中有个差评君没听过的罪名意外地出现了很多次,叫帮信罪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 

这个帮信罪,差评君去查了一下,发现是《 刑法 < 修正案 ( 九 ) > 》新增设的罪名,全称是叫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。

 

简单来说,就是在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( 电信诈骗 ),还为其犯罪提供帮助的。

 

虽然罪名才增设不久,但只要稍微搜索一下,就会发现近一年来有非常多的帮信罪案例,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把银行卡出售给诈骗分子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为什么出售银行卡成了最常见的帮信罪?

 

因为电诈犯收到赃款时为了确保安全,需要先 “ 跑分 ”洗钱,把钱洗白了才转到自己账户。

 

在这个 “ 跑分 ” 过程中,就需要借助大量的他人银行卡。

 

为了和大家讲清楚跑分是什么,我先介绍下电信诈骗中几个关键人物代号。

 

“ 话务员 ” 是负责拨打诈骗电话的人,“ 水房 ” 是负责洗钱的人,“ 卡农 ” 则是到处收购银行卡的人。

 

在准备阶段,卡农会通过各种渠道跟全国各地的人收购银行卡。

 

“ 小老板,我收你几张卡,你什么事都不用做,躺着拿提成就行了,保证安全。”

 

在储备大量银行卡后,话务员上场,他们在电话中让受害者把钱汇到一张收购来的银行卡中。

 

这头赃款刚到账,另一头水房开始行动。他们马上通过网购、转账等方式,把钱迅速分流到多个二级银行卡里。

 

@央视网 ▼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 

举个例子,一笔 10 万块钱的赃款通过第一轮分流,就变成了 10 笔 1 万块,它们有的在小李卡里,有的在小王卡里,还有的在小赵卡里。( 小李、小王正是出售自己银行卡的人 )

 

紧接着水房用类似的方式,把钱再拆分到更多的银行卡里。

 

原本小李卡里的钱又分到了多个毫无关系的人卡里,小王、小赵也是如此。

 

如此一来,一笔 10 万块的赃款被稀释成一百笔 “ 正常的资金 ”,到这里电诈犯才会把钱转到自己账户下。

 

这整个 “ 让钱流动起来 ” 的过程就叫 “ 跑分 ”。

 

想必差友们已经看出来这些 “ 银行卡 ” 有多重要了,它们就相当于电诈犯的得力助手,不仅能把赃款洗白,还增大了公安追查难度。

 

所以对电诈犯来说,银行卡当然是买得越多越好。

 

自然,把银行卡售卖给电诈犯,也就成了最常见帮助电信犯罪的方式了。

 

顺便提一嘴,为了打击卖卡买卡,去年 10 月国家还出台了 “ 断卡行动 ”,通过加大办卡难度来减少银行卡的泛滥。

 

比如前段时间,我同事去办银行卡都要出示工作证明,甚至是反诈骗声明,太久没用的银行卡也会被直接冻结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 

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卡变少了,一张卡的单价也就高了,还是有很多人在卖自己的卡,就离谱。。

 

扯回来。

 

除了卖银行卡,给电诈犯提供技术支持也是犯了帮信罪。

 

去年 8 月,在长沙有 23 个人因为给诈骗犯架设 GOIP 设备,被公安机关以帮信罪依法刑拘了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GOIP 这类设备我们之前有提过,它能同时插上几十张 SIM 卡并支持批量呼叫,犯罪团伙通过它一天能拨出高达 6000 次的诈骗电话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 

这不抓你们抓谁,要不是你们安装这玩意,诈骗分子一天能打这么多电话?

 

除了卖卡、技术支持,有时候就算是拉微信群,都会涉嫌帮助电信网络犯罪。

 

去年 11 月有人给刘某介绍了一份 “ 好工作 ”,只需要把人拉进微信诈骗群,就能获得 12 元到 120 元不等的提成。

 

嚯,动动手指拉拉人就能赚钱了,傻子才不干。

 

但刘某怎么都没想到的是,在拉人进微信群之后,等待他的是 6 个月有期徒刑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尽管刘某没有参与诈骗,但他的行为给诈骗犯提供了帮助,就已经构成了帮信罪。

 

差友们倒不必担心不能随便拉群了,判帮信罪有个大前提,就是明知别人在搞电信网络犯罪。

 

但就算如此,也不是你说 “ 不知情 ” 就没事了,法官还是要根据获利情况等客观因素,判断你是否有条件知情。

 

总之不管是卖卡、提供技术支持还是拉微信群,为了一点利润就选择帮助电信犯罪,不仅害了自己更是连累了自己的亲人,属实有点不值得。

 

在坐牢吧中,有个年轻的父亲因为出售银行卡而被依法逮捕。

 

因为不知道丈夫会被判多久,刚生完孩子的妻子每天都会担心到崩溃,另外还要安慰自己的儿子,爸爸很快就回来了。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不知道这位父亲,或者说这位丈夫看到妻子的帖子会有怎样的感受,当初为了那点利润真的值得吗。

 

这样的例子在吧里还有很多,他们有的是丈夫,有的是儿子。

 

本该是家里的顶梁柱,此刻却因几千块钱的利润坐在了铁窗户里,留下家里的妻儿老小。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当然受伤的除了他们家人,还有那些电诈受害者。

 

在 “ 防诈骗吧 ” 里,每天都有人发帖写下自己被骗的经历。

 

有人前后总共被骗了十几万,这里头还有打算给老父亲交社保的钱。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还有的人攒了几年的钱一念之间就被骗了精光,气到发抖呕吐,一天瘦了几斤。

 

虽然很多人都盼望自己的钱能追回来,但其实他们心里也清楚,这些钱经过 “ 跑分 ” 多次分流和稀释,已经很难找回了。

 

试想一下,如果当初没有人出售银行卡给电诈犯,电诈犯也就没有洗钱的工具,受害者的钱也不会这么难以追回。

 

总之不管是帮信罪,断卡行动还是宣传反诈,国家在反诈路上已经做出了很多措施。

 

但,差评君没想到是至今还是有人不知道卖卡的危害,还是有很多人不了解电信诈骗。

 

比如前段时间有这么个新闻。

 

在某小区一个住房内,有一群老年人拿着自己的银行卡,排着队等着给屋里主人现场 “ 刷卡 ”,刷一次就能获得 200 到 500 元不等的报酬。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后来才发现这屋里的主人原来是个跑分团伙,他们就是瞅准了老人法律意识淡薄,利用老人银行卡来洗钱。

 

不仅如此,前几天差评君还发现有人在问:卖卡犯法?

 

 

卖卡就得坐牢 “帮信罪”这次掀了诈骗犯的洗钱桌

 

看到这我也终于理解为什么国家宣传反诈这么久,依然有民警顶着太阳挨家挨户宣传,小区电梯的反诈海报坏了也立马换了新的。

 

因为真的还有人不了解电信诈骗。。

 

其实我国在打击反诈这条路上,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不是国家,不是反诈民警,而是我们老百姓自己。

 

或许只有老百姓都参与进反诈,只有每个人都能做到反诈,才能实现真正的天下无诈吧。